当前位置:主页 > 高尔夫 >

运动员更接受队友为同志人群?

高尔夫 时间:2021-10-06 18:14来源:竞报体育整理编辑:竞报体育我来说两句

【导读】运动员更接受队友为同志人群? 北京时间10月6日,根据对北美体育的一项先锋性研究,89%的LGBT网球运动员表示,当他们向队友出柜时,他们得到了积极的回应,另外11%的球员表示他们得到了中立的回应。 Out In Sports广泛调查了北美体育系统中的运动员在向同龄人

运动员更接受队友为同志人群?


北京时间10月6日,根据对北美体育的一项先锋性研究,89%的LGBT网球运动员表示,当他们向队友出柜时,他们得到了积极的回应,另外11%的球员表示他们得到了“中立”的回应。

“Out In Sports”广泛调查了北美体育系统中的运动员在向同龄人出柜时所获得的接受程度,这项综合研究由领先的LGBT群体体育网站Outsports、温彻斯特大学和体育平等基金会进行。Outsports与温彻斯特大学的埃里克-安德森(Eric Anderson)博士一起创建了这项调查,该调查随后与体育平等基金会合作分发。

该研究分析了370名运动员对高中队友的反应,以及630名运动员对来自美国和加拿大的大学队友的反应。超过95%的人表示,他们的队友对他们出柜的反应总体上是“中性”到“完美”。只有4.6%的人将他们的经历描述为“糟糕”或“更糟”,而24.8%的人称他们的经历“完美或接近完美”。

“这反映了我多年来在较小规模上进行的研究,所有研究都表明运动员比大多数人认为的更能适应队友是同志人群这一事实。”埃里克-安德森博士告诉Outsports,“跨运动项目和跨性别的运动员都深爱着他们的同志队友,他们支持同志队友,超越了性取向的差异。这种接受一点也不新鲜。”

在网球运动方面,共有27名LGBT网球运动员参与了这项研究,最令人鼓舞的是,他们中没有人经历过糟糕的经历。30%的受访者将他们的体验描述为“完美”或“接近完美”,远高于研究平均水平的24.8%。而且自出道以来,没有球员觉得队友的接受度有所下降。事实上,70%的受访者表示情况有所改善。其他30%的人表示接受程度保持不变。最后,67%的网球选手表示,自从出道以来,他们得到了队友的“全部支持”,没有人说他们没有得到他们需要的任何支持。

网球运动员支持LGBT社区是出了名的,这要归功于比利-简-金夫人(Billie Jean King)和“女金刚”玛蒂娜-纳芙拉蒂洛娃(Martina Navratilova)这两位先驱——她们是最早出柜的两位球员,自那以后,WTA巡回赛很多球员愿意站出来勇敢做自己,包括前世界第一艾米丽-毛瑞斯莫(Amelie Mauresmo)、澳大利亚两位双打名将萨曼莎-斯托瑟和德拉奎尔、比利时猛女艾莉森-范-乌伊范克(Alison Van Uytvanck)和Greet Minnen。

但是ATP巡回赛的情况则不同,几乎没有出现过公开出柜的运动员,在当地时间今年早些时候,前世界排名第 64 位、在挑战赛上5次夺冠的布赖恩-瓦哈利(Brian Vahaly)在退役之后才敢站出来出柜,并且表达了对于在役时出柜的担忧:“当时的担忧是赞助、友谊的影响,更具体地说,是你在更衣室里的经历。你花了很多时间和其他球员在一起,你真的很担心你会因为是同性恋而被排斥。在90年代末,2000年初,全世界绝大多数人都不支持接受LGBTQ,我从3岁时开始打网球,在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美国网球公开赛、与安德烈-阿加西或其他前10闽球员的比赛中已经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以至于我没有准备好在那时候因为自己的性取向来让自己分心。”

ATP巡回赛历史上也还有其他的通知球员,比如排名第373位的弗朗西斯科-罗德里格斯(Francisco Rodriguez)于2008年退役之后出柜,此外,1920年代的网球巨星比尔-蒂尔登(Bill Tilden)也是同志,但由于当时对同志人群的看法,他从未公开宣布过。

ATP 目前正在自行研究如何让男子巡回赛更受LGBT球员欢迎,管理机构联系了Lou Englefield,他是Pride Sports的负责人,这是一家英国组织,专注于体育运动中的LGBTQ+恐惧症,旨在改善所有LGBTQ+人群参与体育运动的机会。通过他们的联系,他们与莫纳什大学社会科学学院的行为科学研究员埃里克-丹尼森建立了联系。“我个人对ATP的倡议印象深刻,他们希望找到减轻同志人群受到外界影响的方法,不仅对同志人群,而且对所有球员。”埃里克-丹尼森说,“我们知道世界上没有其他体育管理机构在LGBTQ+问题上如此积极主动,并非常重视与LGBTQ+社区和科学家合作以寻找解决方案。”

虽然ATP巡回赛中还没有公开的同志球员,但是许多球员都站出来表示对此完全没有问题,如安迪-穆雷在几年前就公开表示接受。当地时间本月早些时候,20次大满贯冠军罗杰-费德勒告诉网球播客The Body Serve,他认为公开的同性恋运动员“会被接受”参加巡回赛:“是的,现在我们还没有出柜的球员,不知道为什么。是我们没有,还是有些球员只是选择不这样做?我认为它会被完全接受,没问题。我全力以赴,这是一件好事。不管你来自哪里,你是谁,我完全赞成你对它持开放态度。我认为在这个过程中你会感觉更好,老实说,这个星球上的每个人都应该互相支持。”

另一位表示支持的是前世界排名第五位的南非名将凯文-安德森,在当地时间8月6日的一条推文中,他写道:“当我想到那些出柜的人时,我会想到一句话:勇敢、坚强、进步、无畏和领导者。”

“顶级球员知道全世界都在拿着放大镜看他们的言论,但是他们仍然愿意表明立场,这是非常强大的。”布赖恩-瓦哈利说,“当凯文-安德森刚刚转职业的时候,我和他打过双打。看到他如此接受这项活动,同时向他的朋友、家人和粉丝表达他的支持,真是令人鼓舞。”

北京时间10月6日,根据对北美体育的一项先锋性研究,89%的LGBT网球运动员表示,当他们向队友出柜时,他们得到了积极的回应,另外11%的球员表示他们得到了“中立”的回应。

“Out In Sports”广泛调查了北美体育系统中的运动员在向同龄人出柜时所获得的接受程度,这项综合研究由领先的LGBT群体体育网站Outsports、温彻斯特大学和体育平等基金会进行。Outsports与温彻斯特大学的埃里克-安德森(Eric Anderson)博士一起创建了这项调查,该调查随后与体育平等基金会合作分发。

该研究分析了370名运动员对高中队友的反应,以及630名运动员对来自美国和加拿大的大学队友的反应。超过95%的人表示,他们的队友对他们出柜的反应总体上是“中性”到“完美”。只有4.6%的人将他们的经历描述为“糟糕”或“更糟”,而24.8%的人称他们的经历“完美或接近完美”。

“这反映了我多年来在较小规模上进行的研究,所有研究都表明运动员比大多数人认为的更能适应队友是同志人群这一事实。”埃里克-安德森博士告诉Outsports,“跨运动项目和跨性别的运动员都深爱着他们的同志队友,他们支持同志队友,超越了性取向的差异。这种接受一点也不新鲜。”

在网球运动方面,共有27名LGBT网球运动员参与了这项研究,最令人鼓舞的是,他们中没有人经历过糟糕的经历。30%的受访者将他们的体验描述为“完美”或“接近完美”,远高于研究平均水平的24.8%。而且自出道以来,没有球员觉得队友的接受度有所下降。事实上,70%的受访者表示情况有所改善。其他30%的人表示接受程度保持不变。最后,67%的网球选手表示,自从出道以来,他们得到了队友的“全部支持”,没有人说他们没有得到他们需要的任何支持。

网球运动员支持LGBT社区是出了名的,这要归功于比利-简-金夫人(Billie Jean King)和“女金刚”玛蒂娜-纳芙拉蒂洛娃(Martina Navratilova)这两位先驱——她们是最早出柜的两位球员,自那以后,WTA巡回赛很多球员愿意站出来勇敢做自己,包括前世界第一艾米丽-毛瑞斯莫(Amelie Mauresmo)、澳大利亚两位双打名将萨曼莎-斯托瑟和德拉奎尔、比利时猛女艾莉森-范-乌伊范克(Alison Van Uytvanck)和Greet Minnen。

但是ATP巡回赛的情况则不同,几乎没有出现过公开出柜的运动员,在当地时间今年早些时候,前世界排名第 64 位、在挑战赛上5次夺冠的布赖恩-瓦哈利(Brian Vahaly)在退役之后才敢站出来出柜,并且表达了对于在役时出柜的担忧:“当时的担忧是赞助、友谊的影响,更具体地说,是你在更衣室里的经历。你花了很多时间和其他球员在一起,你真的很担心你会因为是同性恋而被排斥。在90年代末,2000年初,全世界绝大多数人都不支持接受LGBTQ,我从3岁时开始打网球,在温布尔登网球公开赛、美国网球公开赛、与安德烈-阿加西或其他前10闽球员的比赛中已经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以至于我没有准备好在那时候因为自己的性取向来让自己分心。”

ATP巡回赛历史上也还有其他的通知球员,比如排名第373位的弗朗西斯科-罗德里格斯(Francisco Rodriguez)于2008年退役之后出柜,此外,1920年代的网球巨星比尔-蒂尔登(Bill Tilden)也是同志,但由于当时对同志人群的看法,他从未公开宣布过。

ATP 目前正在自行研究如何让男子巡回赛更受LGBT球员欢迎,管理机构联系了Lou Englefield,他是Pride Sports的负责人,这是一家英国组织,专注于体育运动中的LGBTQ+恐惧症,旨在改善所有LGBTQ+人群参与体育运动的机会。通过他们的联系,他们与莫纳什大学社会科学学院的行为科学研究员埃里克-丹尼森建立了联系。“我个人对ATP的倡议印象深刻,他们希望找到减轻同志人群受到外界影响的方法,不仅对同志人群,而且对所有球员。”埃里克-丹尼森说,“我们知道世界上没有其他体育管理机构在LGBTQ+问题上如此积极主动,并非常重视与LGBTQ+社区和科学家合作以寻找解决方案。”

虽然ATP巡回赛中还没有公开的同志球员,但是许多球员都站出来表示对此完全没有问题,如安迪-穆雷在几年前就公开表示接受。当地时间本月早些时候,20次大满贯冠军罗杰-费德勒告诉网球播客The Body Serve,他认为公开的同性恋运动员“会被接受”参加巡回赛:“是的,现在我们还没有出柜的球员,不知道为什么。是我们没有,还是有些球员只是选择不这样做?我认为它会被完全接受,没问题。我全力以赴,这是一件好事。不管你来自哪里,你是谁,我完全赞成你对它持开放态度。我认为在这个过程中你会感觉更好,老实说,这个星球上的每个人都应该互相支持。”

另一位表示支持的是前世界排名第五位的南非名将凯文-安德森,在当地时间8月6日的一条推文中,他写道:“当我想到那些出柜的人时,我会想到一句话:勇敢、坚强、进步、无畏和领导者。”

“顶级球员知道全世界都在拿着放大镜看他们的言论,但是他们仍然愿意表明立场,这是非常强大的。”布赖恩-瓦哈利说,“当凯文-安德森刚刚转职业的时候,我和他打过双打。看到他如此接受这项活动,同时向他的朋友、家人和粉丝表达他的支持,真是令人鼓舞。”

标签: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精华推荐

Copyright © 2010-2015 Thfirst.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08011811号-1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