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足球 > 德甲 >

六冠教头将拜仁一军!会如何收场?

德甲 时间:2021-04-19 10:39来源:竞报体育整理编辑:竞报体育我来说两句

【导读】六冠教头将拜仁一军!会如何收场? 经过长达7分半钟的补时,拜仁周六下午在沃尔夫斯堡总算惊险地带走3分。但终场哨响后,场边的弗利克并没有露出一丝笑容。相反地,他绷着脸立即走向第四官员,一边指着自己的手表,一边抱怨着什么,还做了一个5的手势。就算没

六冠教头将拜仁一军!会如何收场?

经过长达7分半钟的补时,拜仁周六下午在沃尔夫斯堡总算惊险地带走3分。但终场哨响后,场边的弗利克并没有露出一丝笑容。相反地,他绷着脸立即走向第四官员,一边指着自己的手表,一边抱怨着什么,还做了一个“5”的手势。就算没有现场收音,你也知道他要表达什么:为什么明明举牌示意补时5分钟,裁判最终却补超了足足2分半钟?

这个过程,通过电视转播画面被全世界观众看在眼里。弗利克多少有些失态了,特别是在赢球并重新将领跑优势扩大为7分的情况下。嗅觉敏锐的球迷可以清楚地感受到,此时的弗利克“压力山大”,他的心情糟糕透了。是因为仍然没有走出被巴黎圣日耳曼淘汰的阴霾?是因为与体育董事萨利哈米季奇之间无休止的争吵?还是真的纯粹因为不满裁判补时超标?

弗利克觉得自己在拜仁的时间已经到了。

比赛结束后不久,答案便浮出水面:弗利克已在被巴黎淘汰后立即向董事会请求提前在本赛季结束后解除合同。此时此刻,他的心情当然沉重。赛后接受电视台的现场采访时,弗利克完成“个人宣”,“我今天已经告诉了球队,我想要在本赛季结束后解约。对我来说,重要的是球队是从我这里得到消息,因为外面已经有一些小道消息了。”

不过比赛翌日,拜仁董事会发表声明,强调与弗利克的合同有效期至2023年6月30日,而解约申请只是弗利克的单方沟通,董事会并不同意。双方将在4月24日与美因茨的比赛之后进一步磋商。换言之,拜仁(尤其是董事会主席鲁梅尼格)依旧没有放弃挽留弗利克的努力,事情仍有一丝转机,毕竟就算董事会同意,也得经过监事会的批准,整个流程还没有走完。但同时,董事会也有提前解雇弗利克以彻底结束这场闹剧的可能性,因为弗利克在俱乐部内部最坚定的支持者——鲁梅尼格也是这份声明的参与者。

拜仁高层官媒“失联”

弗利克的“个人宣”一出,外界既震惊又完全在意料之中。早在与巴黎赛后,弗利克就发表过一段长达4分钟的感言,主要谈及自己的未来。尽管当时并未明确究竟是走还是留,但字里行间所透露出来的情感与信息,明显像是提前告别。听完他的话之后,业内人士也一致认为,弗利克今夏离开拜仁已成定局,而返回德国国家队去接勒夫的班,也是八九不离十了。

耐人寻味并不是弗利克的决定,而是他宣布决定的时机与方式,正如他过去几周不断反复地在公开场合谈论与萨利的矛盾以及俱乐部的转会政策。听完弗利克的话,各路媒体当然是第一时间想向以鲁梅尼格为首的拜仁高层求证,结果发现他们当时均已离开大众汽车竞技场,甚至还一同关机失联!

弗利克与萨利哈米季奇势同水火,已无法继续共存。

球迷还发现,拜仁官方社交媒体也“失联”了。在发完那条以穆夏拉庆祝为配图、庆祝球队“拿到争冠关键胜利”的消息之后,就没有然后了,直到差不多20个小时之后才发出了董事会的声明。拜仁的官方频道没有像往常那样直播弗利克或对方主帅的赛后新闻发布会,而是在当晚9点之后才把弗利克的发布会录像放出来。

显然,尽管弗利克强调自己早在被巴黎淘汰后就把决定告知了高层,与狼堡赛后就公开这个决定却打了高层一个措手不及。在事情尚未敲定的情况下就急于“个人宣”,一方面表明弗利克去意已决,另一方面也可以解读为这是他最后的逼宫。因为随着弗利克公开自己的决定,此事基本只剩下两种结局:一是拜仁答应弗利克的请求,与其在本赛季结束后解约;二是为挽留弗利克创造条件,那就是解雇萨利哈米季奇——尽管弗利克没有对外透露,也没有跟球队解释,为什么想要提前解约,但所有人都很清楚,那是因为跟萨利不对付。

马加特痛批:这是羞辱拜仁

事实上,在这场弗利克与萨利的冲突当中,在球迷中处于明显劣势的萨利自始至终都没有犯任何原则性错误,反而是得到球迷一边倒支持的六冠王教头不断地家丑外扬,令事态持续恶化。这场冲突,表面上是两人之间的恩怨,本质上是弗利克对规则与制度的公然挑战,即想要夺取或至少分享属于体育董事的组队决策权。

关于这场冲突的本质,德国媒体近期已有过许多解读。从拜仁这套管理制度出发,弗利克明显是理亏的一方。但从弗利克本身所取得的功绩(以及萨利的转会表现)出发,人们又会非常理解弗利克的不爽,认为他没有得到一名六冠王教头所应有的尊重,或者至少是一个理想的工作环境。立场决定观点,谁也说服不了谁。

执教拜仁期间,马加特在球员买卖方面也是只能听命于鲁梅尼格和赫内斯。

与巴黎赛后,尼科·科瓦奇公开声援过自己曾经的助手,指出拜仁教练的组队参与度确实太低了,跟他如今所在的摩纳哥,或者曾经工作过的法兰克福形成鲜明对比。但在另一名拜仁前主帅马加特看来,弗利克的一系列做法令人反感。马加特指出,弗利克在没有知会高层的情况下就“个人宣”相当于对拜仁的羞辱,“他就是要寻求羞辱,因为他想要离开。”

马加特高度评价了弗利克在拜仁这一个多赛季的工作,认为他是德国队下一任主教练的理想人选。但结合弗利克当初离开德国足协(担任技术总监2年半后以家庭理由请辞)和霍芬海姆(出任体育总经理仅仅半个赛季就因权力斗争被赶下台)的方式,马加特认为他此番出走早已注定,因为他本来就想要离开,“当出现了重大矛盾,他就可以说:‘好的,这不关我的事,我走。’”

马加特在2004年7月到2007年1月间执教拜仁,是队史第一位带队连续2个赛季成为双冠王的教练。他承认,在拜仁,教练在球员买卖方面一直没有什么话语权,“我也当过拜仁教练,我也很难在球队结构上施加影响。组队计划是拜仁董事会的事。”但如今弗利克公开谈论俱乐部转会政策,马加特认为是“前所未有的”,“这不是拜仁慕尼黑。”

同时,马加特强调,萨利绝对不可能在转会事务上一手遮天,“你不能跟我说,萨利哈米季奇操办了所有转会。我所知道的拜仁并非如此。”至于一些公认糟糕的收购,例如萨尔、道格拉斯·科斯塔与罗卡,马加特则说:“你不能挑出那些糟糕的交易,就说那是萨利哈米季奇的责任,而其他则是其他人的功劳。带来六冠的收购,也是‘布拉佐’所负责的。”

上赛季冬窗埋下祸根

弗利克究竟是什么时候萌生去意?他与萨利之间又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对付?

早在上赛季冬歇期,两人就发生了第一场公开冲突。当时弗利克公开提出至少要引进两名球员,一名替补右后卫和一名边锋,而且还不止一次表态。2017/18赛季临时出山救火时,海因克斯曾在冬窗明确要求引进莱万多夫斯基的替补,而萨利很听话地给老帅签下了桑德罗·瓦格纳。但弗利克可不是德高望重的海帅,他当时甚至还不是正式主教练!对于临时主帅给自己公开提要求,萨利当然不高兴,“对于汉西通过媒体谈论组队计划,我感到吃惊。我可不喜欢跟媒体谈组军,因为我们时时刻刻都会交换意见。”如今回过头来看,马加特很理解萨利当时的不爽,“我可不会让一名临时主帅教我怎样去买人。”

萨利从皇马租借的奥德里奥索拉,根本不对弗利克胃口。

最终,萨利并没有充分满足弗利克的要求。德国媒体披露,弗利克当时想要的右后卫是顿涅茨克矿工的巴西人多多或者摩纳哥的德国国脚亨里克斯,但最终萨利只是通过租借方式给他带来了奥德里奥索拉。后来大家都知道,身材与对抗太过吃亏的奥德里奥索拉根本没法用。至于边锋,萨利压根就没引进,尽管最近几个转会窗,赫德森-奥多伊的名字一直与拜仁联系在一起。

不仅没有满足弗利克的引援要求,萨利当时的另一个决定也惹恼了弗利克——从沙尔克04免签“诺伊尔接班人”尼贝尔。早在官宣之前,德国媒体就盛传尼贝尔得到了萨利给出的出场时间保证。这种明显越权的承诺,不仅惹恼了弗利克,也激怒了诺伊尔。于是后来在多哈集训期间,诺伊尔在接受媒体群访时毫不客气地说过:“我可不是跑龙套,而是主角,想要一直比赛。”

尼贝尔在弗利克手下不可能得到萨利所承诺的出场时间。

显然,弗利克站在自己队长的这一边。于是本赛季至今,尼贝尔仅仅在10月国际比赛周之后对业余队迪伦的德国杯首轮补赛,以及客场对马德里竞技的欧冠小组赛第5轮这两场无关痛痒的比赛中获得过出场机会。由于从萨利那里得到的承诺没有兑现,尼贝尔也萌生去意,想要从下赛季开始租借出去锻炼,于是近期又有关于拜仁想要引进比勒费尔德门将奥特加的消息传出。

早在去年秋天就想不干

如果说上赛季冬窗只是前奏,那么本赛季夏窗则是弗利克与萨利之间的冲突第一次达到了高潮。《踢球者》杂志首席记者维尔德披露,早在去年10月初关窗后,当弗利克的诸多引援要求一再因各种理由(例如财政原因)未能得到满足之后,他就有了辞职的想法,只是当时拜仁还沉浸在从三冠王冲向六冠王的巨大喜悦之中,两人之间的矛盾还没有彻底公开化。其实那个时候,拜仁高层就已经知道弗利克与萨利之间的紧张关系随时有可能爆发,但并没有及时采取行动去调解,直到如今局面彻底失控了。

鲁梅尼格仍在尽最后的努力挽留弗利克。

到了今年1月底,当《体育图片》杂志首次披露弗利克有可能在本赛季结束后就离开拜仁,读者还普遍感觉莫名其妙,因为没有谁会相信堂堂五冠王教头(当时还没有拿到世俱杯)会因这些“琐事”而放弃自己的大好河山。但如今回过头来看,这篇报道所提及的诸多当时看上去纯属捕风捉影的蛛丝马迹,最终都证明是确有其事,特别是勒夫在欧洲杯后可能离开德国队这一个关键条件。

当勒夫在3月上旬突然宣布会在欧洲杯后辞任德国队主帅之后,原本看上去并不符合要求(德国足协强调不会去接触那些与俱乐部有长期合同在身的教练)的弗利克却在媒体的反复炒作中迅速成为了勒夫接班人的头号热门,弗利克“欲迎还拒”的公开表态也令人浮想联翩。

与此同时,弗利克与萨利之间的矛盾彻底公开化。弗利克承认与萨利之间是“一种完全正常的合作关系,偶尔肯定会有分歧”。话说得很圆,其实是证实了两人不和。后来媒体又传出两人近期吵过一架,弗利克又老实承认,还透露是发生在世俱杯之后到客场1比2输给法兰克福那段时间,由于阵中接连出现伤病员(例如穆勒新冠),他一时激动口不择言,向萨利说了不该说的话,对此他已跟萨利道歉,两人也已经讲和。

不光爱徒阿拉巴要走,弗利克也要走了。

既然弗利克公开认错态度如此诚恳,拜仁球迷以为这场风波会暂告一段落,至少不会在4月“魔鬼赛程”开始后抢戏。恰恰相反,与巴黎首回合赛前,博阿滕不续约一事又一次把弗利克逼急了。当时所有人都很清楚,他和萨利势同水火,矛盾已不可调和。于是被巴黎淘汰之后,弗利克下定决心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也就可以理解了。

带着克洛泽回国家队?

《踢球者》指出,勒夫的辞职加速了弗利克逃离拜仁的想法,但他又不能在公开场合表现出对于德国队帅位赤裸裸的向往。于是,他提出了所谓的生活质量与家庭理由。为了恢复自由身,弗利克愿意放弃合同剩余2年的全部薪水或赔偿金。

弗利克与克洛泽一同回德国队?

普遍认为,只要如愿解约,弗利克去德国队是唯一合乎逻辑的选择。假如在可以聘请弗利克的情况下,德国队主管比尔霍夫还去接洽其他候选人,那就简直太没有道理了。而且德国媒体还披露,弗利克的助教之一克洛泽也跟萨利关系紧张,这也是为什么克洛泽的助教合同仅仅签了一年,他想要手握主动权。克洛泽透露,拜仁至今还没有跟他谈续约的事情,“真正让我考虑(去留问题)的是这里的人如何相互沟通。就算你不会一直赞同对方的观点,你也要绝对地相互尊重。”克洛泽这番话,也可以让人理解为何弗利克无法跟萨利合作下去。

弗利克如能带着克洛泽回国家队,延续助教上位的传统,德国球迷(特别是非拜仁球迷)自然喜闻乐见。至于谁来接替弗利克,盛传萨利早就间接试探过纳格尔斯曼,弗利克也曾公开对此表达过不满。马特乌斯也为自己与巴黎赛后那番被纳帅亲自辟谣的说法辩解,“拜仁当然没有直接给纳格尔斯曼打电话,而是给他的代理人打电话。我今天依旧坚持这一点。我肯定纳格尔斯曼下赛季就会取代弗利克。”纳帅与莱比锡到2023年的合同里没有解约金条款,如想挖角,拜仁必须表现出足够诚意——据信莱比锡的心理价位高达1500万到2000万欧元!

年仅33岁的纳格尔斯曼是接替弗利克的头号热门。

无论弗利克是不是回国家队,无论弗利克的接班人是不是纳格尔斯曼,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在这场闹剧里面,没有人是赢家,而拜仁的“黄金十年”也就此烂尾。

标签: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精华推荐

Copyright © 2010-2015 Thfirst.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08011811号-1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