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国际足球 > 法甲 >

英超办“南北全明星赛”?英国足球吐槽美国

法甲 时间:2022-09-27 11:40来源:竞报体育整理编辑:竞报体育我来说两句

【导读】英超办南北全明星赛?英国足球吐槽美国 切尔西的美国老板伯利引发了英国足球的公愤他要组织南北全明星赛以提高转播权收入,单列升降级附加赛以及欧战资格附加赛等。 伯利的想法,都是基于让英国足球去借鉴北美职业体育的营销手段,于是内维尔的评论是:美国资

英超办“南北全明星赛”?英国足球吐槽美国

切尔西的美国老板伯利引发了英国足球的公愤——他要组织南北全明星赛以提高转播权收入,单列升降级附加赛以及欧战资格附加赛等。
 
伯利的想法,都是基于让英国足球去借鉴北美职业体育的营销手段,于是内维尔的评论是:“美国资本对英国足球的投入,是对英国足球金字塔组织结构的伤害,他们什么都不懂,也不屑于去了解。”
 
但是,稍微研究一下英超这三十年的成功,在商业模式上和北美职业体育如出一辙:英超最大的收入来源、增长最快的收入来源,就是媒体版权,这恰恰是北美职业体育营销成功的核心因素。
 
英超其实就是美式模板
 
2021-2022赛季,即便在英超垫底降级的诺维奇,赛季版权收入也突破了1亿英镑,这是皇萨仁都不能比肩的。
 
伯利的傲慢,肯定会让所有英国人都不满,但他指出的赛制调整思路,依旧是沿着这条“提升版权收入”的思路。
 
本质上,伯利的想法和英超的商业成功并不冲突。
 
只是成功的同时,英超以及欧洲职业足球,不能回避面前的尖锐挑战:薪资成本的增速,远超俱乐部收入增速;英超在各个转会窗,无休止地刷新投入纪录;大量俱乐部背负重债前行,最突出的就是巴萨这样透支未来、只博今天的做法。
 
而北美职业体育,至少在商业模型上,对于投入和产出都有着严格的计量,如今欧洲职业足球逐渐开始推行的薪资上限、转会投入限额以及债务审计等,都和借鉴北美经验相关。
 
即便在深度商业化上,北美职业体育四大联盟基本都是以集体执行的方式操作,这和英超将联赛20个俱乐部的媒体版权打包销售是同一逻辑。
 
很大程度上,北美职业体育在风险控制和整体平衡上,要比欧洲职业足球更健康。
 
俱乐部和联赛,谁更重要
 
这和不同的社会文化背景、以及各自职业体育起步时间相关。北美四大职业体育联盟,于二战之后启动,这在欧美是一个资本占据绝对社会主流意识的时代。
 
各个联赛,不论NFL还是MLB,联赛先于很多单一俱乐部,组建联赛的集体团队意识,先于俱乐部个体,因此在制定相对公平化规则上,考虑得更加全面——他们的基本原则第一条,就是要保证联赛和俱乐部挣钱,因此在各种市场化手段上无所不用其极。
 
英国,乃至欧洲职业足球,恰恰是俱乐部先于联赛。
 
二战之前很长时间,各国各地区联赛并不能对旗下俱乐部形成足够的控制力。但是在商业化手段上,从90年代开始,以英超为代表的欧洲足球联赛,采用了大量的美国职业体育方式,极速地扩大自身收入。
 
与此同时,在联赛架构和管理上,并没有形成集体合力,从而能更好地管控各自俱乐部。
 
北美职业体育联盟,在规则框架上,不断强化的竞技公平原则,从来都被欧洲足球忽视,于是我们能看到的,是北美四大职业体育联盟,很难出现一家王朝级别球队的班霸。
 
过去15届NFL超级碗,诞生了12个不同的冠军,但是在欧洲五大联赛,班霸统治,从拜仁皇马巴黎圣日耳曼,到两年前的尤文,统治期都在10年上下。
 
即便观赏性最高的英超,英超30年,也只诞生过7个不同的冠军,近10年,5支球队夺冠,其中莱斯特城被认为是半世纪难得一见的奇迹。
 
如果竞争均势是维系内维尔所言“足球金字塔”结构的关键,那么欧洲足球和北美职业体育相比,反倒竞争更不平衡。
 
比照下来,这其实是两种不同足球文化,乃至于社会文化的冲突。
 
球员工会影响力两极化
 
社会结构上,劳动力和资本扮演的不同角色,发挥着不同的作用。
 
NBA和NFL都有薪资上限,MLB有奢侈税,在选材方面,他们都有基于联赛整体的选秀机制,选秀顺序,恰恰是此前球队竞技成绩的倒序。
 
事实上,北美职业体育的这些结构特点,正是在过去半个多世纪发展过程中,经历过多次罢工、停摆和劳资谈判得出的结果。
 
在欧洲足球,寡头垄断的形成,则是通过长期商业赞助、市场营销、媒体版权竞标争夺后,呈现出来的局面。
 
NBA的球员工会,在1954年组建;NFL球员工会,1956年组建,MLB球员工会在1966年成立。
 
就像电影《爱尔兰人》展现的那样,二战之后,正是美国行业工会高速发展的社会阶段,和美国各种平权运动大致同步。劳资之间,关系根本上是对立的,美国人也不回避这个事实。
 
其他行业工会,在1980年代后影响力消退,但职业体育的球员工会延续了下来。NBA和NFL的薪资上限,都是劳资谈判的结果。
 
在欧洲,也有球员工会存在,像英格兰的职业球员工会PFA,就有过在1961年促成职业足球行业取消顶薪限制的划时代举动——当时职业球员,和其他社会劳工一样,顶薪被压制得极低。
 
但之后60余年,欧洲的球员工会,很难像北美职业球员工会一样,成为行业主体。
 
未来,照搬美国?
 
美国职业体育的商业化,起步比欧洲更早,在统一大市场的背景下,资源集约程度也要远高于四分五裂的欧洲。
 
于是在媒体版权统一销售、薪资统一厘定等核心管理问题上,也能得出更统一明确的结果。
 
此时此刻,欧洲足球面对的挑战,正是人力成本的飞升:球员薪资上涨幅度,远超俱乐部收入涨幅;转会费不断攀升;以主权基金为代表的新资本,侵蚀乃至颠覆职业足球的过往操作模式;不同联赛之间发展的不同步,形成了英超一家独大的失衡格局。
 
要应对这些问题,不论是欧足联还是各国各地区职业体育管理者,寻找的解决途径,都是控制成本的薪资上限,或者像英国不少人鼓吹的行业监管者。
 
这些解决方案,恰恰是美国职业体育在过去半个多世纪发展过程中,一步一步采纳的。
 
伯利的话,单列出来,每一段都有太多让内维尔们吐槽的地方。然而站在北美职业体育面前,欧洲职业足球会发现,平等主义是大家殊途同归的解决之道。
 
北美至少保证了职业体育的可延续性,欧洲却还在四分五裂中挣扎着。

标签: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精华推荐

Copyright © 2010-2015 Thfirst.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08011811号-1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