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篮球 > NBA >

详解NBA最具破坏力的武器

NBA 时间:2021-07-04 13:47来源:竞报体育整理编辑:竞报体育我来说两句

【导读】详解NBA最具破坏力的武器 2004年9月初,在与菲尼克斯太阳签约几个月后,史蒂夫-纳什和他的新队友在球队球馆里打了一场5对5训练赛。 那是阿马尔-斯塔德迈尔的第三个赛季,他带着完美的体型来到球馆,在那个夏末炎热的的球馆里,从他踏上球场与纳什合作起,他俩

详解NBA最具破坏力的武器

2004年9月初,在与菲尼克斯太阳签约几个月后,史蒂夫-纳什和他的新队友在球队球馆里打了一场5对5训练赛。

那是阿马尔-斯塔德迈尔的第三个赛季,他带着完美的体型来到球馆,在那个夏末炎热的的球馆里,从他踏上球场与纳什合作起,他俩就通过一种最普通的二人配合,立即建立起了融洽的关系。

“太神奇了,”小斯后来说。“对我俩来说太轻松了。史蒂夫阅读防守展开进攻的方式,以及我在篮下成为威胁…他的传球非常绝,而我去冲击篮下。从那一刻起我们知道我们会成为一支非常出色的队伍,因为史蒂夫和我建立的化学反应是前所未见的。”

新任主帅迈克-丹东尼,总经理布莱恩-科朗杰洛和他们各自团队的成员都被吸引了过来,他们想看看他们新引进的控卫将如何改变太阳的进攻,毕竟前一个赛季这支球队的进攻效率只能排在联盟第21位。

挡拆战术已经存在了几十年,但从历史上看,挡拆更像是一种补充,而不是基础。但纳什和小斯在球馆里展示出的挡拆是一个启示。他们在转换进攻中全速发起挡拆,他们的挡拆在阵地进攻里也会展示出很少见的写意。在旁观者看来,这种打法似乎就是为他们而生,因为他的行动看起来是如此果断。小斯的掩护还是完全即兴的,那只是一场队内的训练赛而已。

“小斯和我找到了化学反应,”纳什说。“你可以看到他带着防守球员过来给我做一个掩护,或者在高位跟我打挡拆,我会借此操纵防守。”

几个月后,纳什和小斯把他们的秀带到了常规赛的舞台:太阳的进攻几乎全部是以高位挡拆为根基,这让他们的进攻效率达到了联盟第一,他们的百回合得分,比1996-97赛季NBA采用跟踪统计以来的任何球队都要高。

大约10年后,俄克拉荷马州诺曼市的一名高一学生在家里通过一张DVD学习起了纳什的挡拆。尽管诺曼市的基督教青年会没有小斯那样的球员,特雷-杨还是会在比赛中去模仿那些挡拆招式,无论和他搭档的大个子是谁。而当他加入了俄克拉荷马大学,他让中锋贾穆尼-麦克尼斯和他搭档打挡拆,后者给杨提供了足够的空间让他传出空接传球,或者溜到禁区来一记抛投。

2017年末的一天,俄克拉荷马大学正处于10连胜,杨收到了一条很长的短信,短信是纳什发的,杨当时有点不敢相信,他把短信拿给队友卡梅隆-麦古斯蒂看,因为他觉得短信是假的。

短信是真的。纳什给杨发短信,是为了让杨知道他在关注他的比赛,并且鼓励他坚持自己的打法。

纳什以及那支以7秒进攻闻名的太阳不知道的是,他们在2004年9月开启的旅程成为一场实验:他们的研究成果将被整个NBA复制。

对于纳什、小斯和那座球馆里其他太阳成员来说,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发起了一场革命:高位挡拆从一个新奇的事物,发展成为一项主要打法,然后再进化成战术根基。在这个过程中,新的攻防趋势也随之出现了。它让很多球员的价值被重新评估,它改变了比赛。可以这么说,这个联盟现在已经无法离开高位挡拆了。

*****

NBA是一个有生命有呼吸的有机体,它的特征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明显改变。90年代的比赛,寻求投篮的方式没有什么不同,当你利用对手失误打出快攻上演一记暴扣时,观众席和板凳席也会陷入疯狂,但到了阵地战慢了下来,球的转移和球员的空间就像是来自时间胶囊的遗物。一个又一个回合,大个子卡在低位伸着胳膊等着队友的传球。通常情况下,防守球员对19英尺以外的区域显得漠不关心。

90年代的比赛,像特雷-杨、东契奇或者利拉德在25尺处打高位挡拆的情况很少出现,他们利用掩护的方式不同,产出的结果也不一样,但据Second Spectrum统计,本赛季他们在三分线外发起挡拆的次数都超过了2800次。

从节奏角度看——这个时代另一个决定性趋势——16年前的太阳是NBA进攻市场的革命者和破坏者,而现如今,他们可能是极端的传统主义者。

2004-05赛季,纳什加盟太阳的第一个赛季,他们22%的进攻由挡拆发起,毫无疑问的联盟最高,当季除了太阳,只有超音速以挡拆为起手式的比例超过20%。

5年后,有20支球队的挡拆比例至少达到20%,再过4年,是30支。

革命先驱纳什、小斯和丹东尼,他们当年22%的挡拆比例放在今天,只能排在倒数第一,而且差距巨大,今天的NBA,没有哪支球队的挡拆比例低于25%。

利拉德还记得当年在韦伯州立大学的那个休赛期,他的教练菲尔-贝克纳要求他向NBA最好的控卫们学习——包括纳什、帕克、斯托克顿、基德和德隆,贝克纳现在还是利拉德的私人球员发展教练。

利拉德回想起他在韦伯州立大学时期他的球队建立挡拆进攻的日子,随着他越来越熟练,球队在比赛的关键时刻开始依赖于挡拆,围绕这名2012年第6顺位进入NBA的小个子展开攻击。

“比赛的最后7、8分钟,我们会一直打挡拆,”利拉德说。“我都会参与其中。慢慢的我在那种情况下越来越自在和自信,打出配合,得分,通过挡拆撕裂防守。我在韦伯的最后两年挡拆就是我们赖以生存的武器。

“大概也就是那个时期,我明白了一点:当我进入联盟,和NBA级别的球员、射手并肩作战,我会更好地处理挡拆配合,打出更高级别的水准。现在的确也就是如此。”

利拉德在NCAA的最后一年,NBA的平均挡拆比例是25%,而到了2016-17赛季他与开拓者的顶薪合同开始时,这一数据跳到了33%,并且保持到了现在。

尽管NBA的挡拆比率已经趋于平稳——这也是球队投篮多样化的产物——联盟的顶级挡拆持球手打挡拆的次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多。2020-21赛季,杨和东契奇百回合发起挡拆的次数比过去7个赛季任何首发都要多。

就像利拉德扣响NBA大门时所感知的那样,杨、东契奇和其他优秀的外线球员在进入联盟时都非常清楚,挡拆就是他们走上巨星之路的门票,精通挡拆,NBA的荣耀就可以属于你。

*****

挡拆成为潮流,但挡拆本身并不新鲜,就像每一次革新一样,挡拆也有它的先驱:鲍勃-库里和比尔-拉塞尔;奥斯卡-罗伯特森和韦恩-恩布里;约翰-斯托克顿和卡尔-马龙。

挡拆已经从一种值得信赖的进攻战术演变为进攻本身,名人堂成员微笑刺客托马斯和他的两届总冠军活塞,因为“乔丹规则”为人铭记,但微笑刺客领衔的进攻,其实也是走在挡拆前沿的。

“查克-戴利的活塞是第一支高频率使用挡拆的队伍,”步行者主帅卡莱尔说。“以赛亚-托马斯持球在中路发起挡拆,比尔-兰比尔外弹,那就是他们的杀手锏。”

托马斯时代的早期活塞,阵中有一群擅长中距离跳投的中锋和前锋,随着托马斯和兰比尔、肯特-本森以及凯利特里普卡等人并肩作战的时间越来越多,球队意识到,挡拆——即便“拆”更多时候是指“弹”到外线——能创造出很不错的中距离出手机会。

“以前从来没有什么体系能让你在一个赛季、多个赛季甚至整个生涯都能去赢球,”托马斯说。“挡拆是一种打法,但我们把它变成一种体系。”

除了活塞,其他球队发现让他们的明星球员或面框或在低位一对一创造对位优势更容易一些,毕竟当时的NBA,因为非法防守规则,联防是被禁止的。这就迫使对方教练要么选择一对一盯防,要么对某一名球员进行双人夹击,不像现在,防守球员可以欺骗对位的球员,轻松或者有侵略性的进行协防。

“我在湖人执教的前三四年,我不记得我们打过挡拆,”热火总裁帕特-莱利在2018年谈到小球趋势时说。“我们跑快攻,我们让沃西和贾巴尔打低位,让拜伦-斯科特接球跳投。就是这样。直到85-86赛季或者87之后,贾巴尔变老了一些,我们才开始打挡拆。我们会让魔术师参与进去,但那并不是比赛的重要组成部分。”

21世纪初,规则的改变让比赛节奏变得更快了,也促进了挡拆的发展。起点是2001年非法防守被取消,这就允许了联防的存在,造成面框单打和低位背打产出效果的下降。而在2004年,联盟又出新规,禁止防守球员用手接触对方外线球员身体来跟踪其位置,挡拆的频率从此开始暴涨。没有了防守球员在外线粘贴,后卫们突然发现,他们在外线找到掩护之后,突破路径就完全敞开了。

一套拥有纳什和小斯的无传统中锋的小个阵容有利于其他三个位置的投射,太阳很好地利用了有利的条件。很快,其他球队开始效仿,并去挖掘挡拆的新版本。过去20年间的任何趋势,马刺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尽管他们在2005、2007和2008年的季后赛对决里击败了太阳,他们还是围绕帕克,开始像太阳那样打挡拆。从2008-09赛季到2011-12赛季,没有哪支球队的挡拆频率比马刺高。

随着时间的推移,NBA对挡拆的关注也渗透到了更低级别的联赛当中。2012-13赛季,大学篮球一级赛区,17%的进攻以挡拆发起,上个赛季,这一数字跳到了27%。新一代的控卫,就比如杨,跟着他们的教练看着录像学起了挡拆,就像大学的学生,在高中就把微积分学了,然后像专家一样进入到下一个级别。

*****

挡拆在NBA引发了什么样的趋势,自然是三分球。东契奇的MVP得票在他第二个赛季就排到了联盟第四;可以防多个位置的球员崛起;老鹰冲进了季后赛的排队,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

如果不从挡拆说起,你就无法无法现代NBA的关键问题。

为什么NBA的进攻效率达到了历史级的高度?

本赛季是最近5年里NBA第4次创造进攻效率的新高,而且这个节奏看起来还在加快。2019-20赛季,独行侠每百回合轰下116分创造了历史纪录,而这个赛季,7支球队超过了这个水准。最近这5年的得分革命有几个因素造成,但挡拆毫无疑问生产出了更有效的进攻。

想想挡拆取代了什么吧,大多数进攻方式的比例都趋于稳定,挡拆的暴涨是以面框单打和低位背打的牺牲为前提的,而这两项打法定义了1990年代和2000年代的NBA。2004-05赛季,单打和背打占比25%,而到了这个赛季,几乎是直接腰斩,单打和背打加起来还不到15%。

挡拆打的如何,也决定了球队的进攻成色。在我们拥有追踪数据的8个赛季里,挡拆最好的10支球队当中,有6支的进攻效率在此期间排进前10,包括本赛季的独行侠、篮网和爵士。

换句话说,好的挡拆进攻等于好的进攻,就是这样。

这一代的超巨几乎都是外线持球手?

约基奇拿到了本赛季的MVP,上一位当选MVP的中锋还是1999-00赛季的奥尼尔。比起NBA前40年的MVP归属,这是一个巨变,当时大多数获奖者都是在低位等着队友喂球的大个子。

NBA现在最闪耀的明星是可以通过挡拆操控比赛的持球手,对于一支冠军级球队来说,拥有这样的球员是必不可少的。东契奇和杨领衔的新一代NBA明星都是挡拆高手,在越来越复杂的挡拆设计当中,他们的技术也被提高到了更重要的位置。

杨和老鹰打双掩护,他们不是第一支这么打挡拆的队伍——其他一些拥有能投篮的4号位和能顺下冲筐的5号位的球队也会这么打——但杨来掌控,科林斯和卡佩拉作为掩护者,老鹰让这一招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迷人。

“这一招很难防,因为你有很多选择,”杨说。“在底角你有两名射手,你有科林斯这样能投篮的前锋,他是第一掩护人,如果我能够利用两个掩护把球带进腹地,那么基本上我就有了各种各样的选择,如果选择没那么多的话,我也会得到一个空位。

“防科林斯的人如果扑我扑的太厉害,那么科林斯就会在三分外得到机会,如果防卡佩拉的人向我逼来,那么我就会给他传一个空接,而如果防我们射手的人协防过来堵卡佩拉,那么我就会把球传给底角三分线外的射手。选择太多了,你不可能防住一切,这取决于控卫做出正确的阅读。”

挡拆越来越多,挡拆直接产出的得分,相比于5个赛季之前也高出了8%,这样的增长比整体进攻效率的变化还要可怕。

这也是为什么,在每一次录像课、教练会议和训练里,挡拆都是重中之重。即便是挡拆打得较少的队伍,比如勇士和雄鹿,他们还是需要防挡拆。而防挡拆偏弱的球队,比如老鹰和开拓者,他们可以用自己的挡拆进攻去报仇。

“规则、空间和三分投射的汇合让挡拆变得非常难防,你如何防——转换、夹击或者延误——决定了挡拆创造出什么样的机会,”纳什说

无限换防是什么样?

挡拆是现代教练制定防守策略的起点:我们如何去防挡拆?这是所有球队防守的基础。

越来越多的教练的回答是换防,这意味着参与防守挡拆的两名防守球员互换防守任务。已故的教练菲利普-桑德斯可以说是换防的先驱,而勇士用他们冠军级的表现让换防流行开来。2013-14赛季,有摄像头跟踪的第一个赛季,挡拆换防的比例只有8%,而本赛季这一数字上升到19%。

换防是防二人挡拆最简单的方式,避免了增加一名协防球员引发的漏掉空位射手的危险。因为高位挡拆太过致命,所以换防的情况越来越多。

“高位挡拆,或者只是挡拆引发了什么,总的来说,最大的变化是外线球员控球技能的提升,”莱利说。“那些一流的球员,他们的控球技能太过出色,甚至比三分命中率的增长还要重要。他们通过运球以各种各样的方式达到他们的目标,这都是控球技巧所决定的。”

如莱利所言,这种技能可以让后卫们即便在面对归位的防守球员时,依然能够找到撕破防守的方法。今天,通过高位挡拆去得分甚至并不需要来回传导,只要有一点点空间和还不错的后撤步脚步,后卫就可以在防守球员扑上来之前投出三分球,掩护者也经常这么干。

“我也许会说,最容易对付的就是那些移动能力较弱的大个子,他们不得不选择蹲坑的方式防挡拆,”利拉德说。“当你打挡拆的时候,他们并不能真正给你制造压力。所以我会说蹲坑是没机会的。这是最容易撕裂的防守,因为对方就像是在乞求你,你可以得到你想要的机会。”

在错误的时间面对一个名错误的挡拆持球手,蹲坑防守会从优势变成劣势,它需要防守端更多的灵活性。

“到了某一个点的时候,如果你不换防或者没有能力换防,那你就是在自找麻烦,”篮网助理教练丹东尼说。

近些年记忆中防挡拆最好的阵容就是勇士的死亡五小,他们让6尺6的德拉蒙德-格林出任中锋,因为他们的无限换防能力,他们不会让对手钻一点空子。2015-2019年,勇士连续5次总决赛之旅,当格林出任中锋时,勇士的换防比例达到惊人的38%。

就像勇士的传统中锋在死亡五小中被格林取代,即使是最好的防守中锋也会发现,当球队觉得无限换防时,他们很难留在场上。

东部决赛第一场就是这样,特雷-杨利用抛投不断制裁雄鹿的蹲坑,布登霍尔泽教练在第四节撤下了最佳防守二阵的大洛佩兹,让字母哥成为球队场上最高的球员,这样他们就可以做无限换防,逼杨去打一对一。

单打回来了?!

我们会把单打和90年代的比赛风格联系在一起,而单打随后会被挡拆所取代。然而,就像90年代的风潮一样,单打现在又回来了。自2013-14赛季有了摄像头追踪技术以来,每个赛季每回合的单打数量在增加,而这也是高位挡拆所引发的效应,通过转换的方式而实现。

因为换防,挡拆持球手无法通过挡拆配合得到机会,所以进攻就被迫进入单打模式,只不过,换防之后,相比初始防守人,持球手面对的会是能力较弱的防守球员。

面对换防,进攻球员就像是在点菜,无论他是选择一名移动较弱的大个子,还是挑一个防守较弱的外线球员(想想2020年季后赛首轮东契奇挑选快船的路威吧),思路就是选一个防守差的球员,让他对位的人过来做掩护,这样一来持球手相当于找到了他最希望看到的对位,然后就开始进入单打模式了。在NBA,这种打法有个术语叫做“点名”,就像是在说,“我们想点那一名防守球员呢?”

一旦他找到了受害者,挡拆此刻就会把单打作为他的武器。十年前,单打被视为自私或者缺乏创造力,而在挡拆大行其道的今天,它却成了典范。

三分盛行并不仅仅是因为数据分析?

过去十年,三分爆炸是NBA最显著的趋势,但三分革命并不是凭空而来的,部分原因?你猜对了,高位挡拆。

“触发三分爆炸的一个原因就是挡拆之后的突破,”活塞主帅德韦恩-凯西说。“空间被拉大,防线被拉长了。”

因为持球手的能力比以往更强,规则也在鼓励进攻端的移动,所以防守挡拆需要更多的协防。如果有三名射手在三分线外铺开,那么协防就一定是从外线而来,这就意味着至少有一名射手会得到空位三分的机会。

太阳当年就意识到了这一点,然后最大化了纳什和小斯的能力,让马里昂打大前锋而不是小前锋,让两名射手(2004-05赛季通常是乔-约翰逊和昆汀-理查德森)去拉开空间。

“我不是传统的中锋,我也不想打5号位,”小斯说。“但我尊重丹东尼的决定,我同意那么打。马里昂变成了大前锋,他也不想打4号位,但他也尊重丹东尼的决定。我们都接受了,然后它发挥出功效了。我认为我们可以利用我们的速度和敏捷性去针对防守球员,这帮了我们很多。”

丹东尼当时感慨没有数据支持他的打法,之后NBA进入数据分析时代,发现了三分球的价值,其他球队都开始效仿。但在2004-05赛季,三分投篮最多的球队正是太阳和超音速,他们也是打挡拆最多的球队。

*****

新年到来前的两天,在巴克莱中心,特雷-杨面对篮网,那是纳什作为主帅执教的第四场比赛,杨在挡拆之后的急停让追着他跑的篮网球员备受折磨,第二节,篮网后卫沙梅特在挤过老鹰内线费尔南多后追尾了杨,第四节双方分差只有2分时,杨在突破之后又一次急停,这回欧文成了牺牲品。

就好像上了瘾似的,杨在下一回合故技重施,这一回上当的是卡巴罗,他又从后面撞上了杨。

“你不能往后退啊!”在杨执行他当天第13和第14次罚球时,纳什在边线对着他嚷嚷起来,然后这位菜鸟主帅又转向当值裁判:“你不能这样吹啊,这就不是篮球,这就不是在打篮球!”

看着自己儿时的偶像因为自己利用比赛规则获利而抱怨起来,杨开始得意的笑了,他后来说:“我敢打赌,如果我是为纳什打球,那他肯定很高兴。”

6月中旬,NBA竞赛委员会开会讨论如何防止杨这样的球员通过身体的后移或侧移来制造身体接触。而这只是最近我们对NBA篮球爱恨交织的另一种反应。

高位挡拆是一种整体的体系,它把所有的一切都吸进它的轨道。无法执行它的后卫在进攻端必然受限,而任何无法防守它的大个子在关键时刻会被弃用。打高位挡拆的能力越强,他们的外线投篮就越高效。而在高位挡拆开启的时候,防守方能更好地阻止它,那么其他防守位置就越不容易被暴露。

从真正意义上来说,高位挡拆是被球员赋能,对于那些最具创造力的得分手来说,无需教练的布置,他们就能开启进攻。夹击、延误、口袋传球、找错位以及造犯规也是如此,以及围绕持球手搭配射手的建队策略,空间4号位的增多和抛投,这是一套包罗万象的体系。

就像纳什所说的,“一切都关乎挡拆。”

标签: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精华推荐

Copyright © 2010-2015 Thfirst.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08011811号-1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