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赛车 >

F1墨西哥大奖赛前瞻:红牛占得天时地利

赛车 时间:2021-11-05 18:33来源:竞报体育整理编辑:竞报体育我来说两句

【导读】F1墨西哥大奖赛前瞻:红牛占得天时地利 11月,2021赛季正式进入收官阶段,同时也迎来今年第三个三连背靠背周末墨西哥、巴西和卡塔尔。 每年的11月1日和2日是拉丁美洲地区传统的亡灵节。今年举办墨西哥大奖赛的时间比以往稍晚,但周末的墨西哥城仍将到处都洋溢

F1墨西哥大奖赛前瞻:红牛占得天时地利

11月,2021赛季正式进入收官阶段,同时也迎来今年第三个三连背靠背周末——墨西哥、巴西和卡塔尔。

每年的11月1日和2日是拉丁美洲地区传统的“亡灵节”。今年举办墨西哥大奖赛的时间比以往稍晚,但周末的墨西哥城仍将到处都洋溢着节日氛围,而伴随F1的到来,赛季接近尾声,紧张局势不断升温。两者相叠加,又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

重点关注:天时地利的红牛如何打对一手好牌?

本赛季加盟红牛车队的佩雷兹来到自己的家乡,主场作战的他早已被父老乡亲视为英雄对待,希望他能够成为首位赢得墨西哥大奖赛的本土车手。但对于他的队友维斯塔潘,正在为职业生涯首个车手总冠军发起最后的努力,每一场比赛、每一分都至关重要,这可能会迫使车队在周日要做出艰难的决定。

车手积分榜上目前维斯塔潘领先汉密尔顿12分,前方仍有133分有待争夺。红牛曾在英国站比赛的最后阶段让佩雷兹放弃积分去做最快圈,为了让汉密尔顿少拿1分。前一周在奥斯汀原本仍可以复制战术,但那意味着佩雷兹将从P3跌至P4,从车队积分的角度上损失太大,失去领奖台也对车手不公平。

高海拔的墨西哥罗德里格斯兄弟赛道,对于梅赛德斯来说是赛历中最严苛的挑战。赛车的涡轮在稀薄的空气中无法达到通常的增压目标,而通过使涡轮更高速的运转从而更多的压缩空气,理论上可以补偿,但伴随而来的高温和散热问题(稀薄空气的冷却效果也较差)仍是不利因素。而以往的战例,红牛的本田引擎则适应性更强。

稀薄的空气也意味着更少的下压力和阻力,同样对红牛有利。高斜率的红牛赛车设计使其具有更高的下压力上限(大家都会采取高下压力设置),而低斜率的梅赛德斯赛车阻力低的特点也因空气稀薄被弱化了。冷却问题可能需要赛车在车身上开口以保持必要的工作温度,这势必会牺牲部分空气动力学效应。

拥有天时地利的红牛手握一副好牌,恐怕只有一种情况会让他们纠结,那就是比赛中一旦佩雷兹领先,车队是否要干预,毕竟冠亚军之间差着7分。

或许这是一个伪命题。因为本赛季维斯塔潘全面领先于队友,而在佩雷兹的五次主场作战中也仅有一次跑赢了队友。

赛道介绍

墨西哥罗德里格斯兄弟赛道(Autódromo Hermanos Rodríguez),1963年首次举办F1大奖赛,顺时针赛道,单圈4.304公里,共有17个弯角,3段DRS区,正赛71圈,共跑305.354公里,赛道纪录1:18.741,由梅赛德斯车手博塔斯在2018年创造。

这是一条历史悠久的F1赛道。1959年,墨西哥最著名的赛车兄弟(里卡多·罗德里格斯和佩德罗·罗德里格斯)的父亲是当时总统阿道夫·洛佩斯·马特奥的顾问,他向总统进言,要在墨西哥城的马格达莱纳·米修卡体育公园利用现有的内部道路建造一条赛道。总统很喜欢这个提议,于是赛道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完成了。

F1在1962年举办了一场非正式大奖赛,第二年(1963年)正式举办F1墨西哥大奖赛。那场比赛由吉姆·克拉克(Jim Clark)赢得,而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墨西哥传统的节日氛围意味着它成为了F1传统的赛季收官战。此后赛道历经更新,最近一次是由著名赛道建筑师赫尔曼·蒂尔克在2015年重返F1赛历之前完成的。

一个字——高!罗德里格斯兄弟赛道的海拔超过2千米,这让4.3公里的单圈体验令人窒息。赛道在很大程度上仍沿用了1959年原赛道的轮廓,主要区别在于壮观且非常可怕的Peralta弯角现在被一分为二,赛道改为蜿蜒穿过古老的Foro Sol棒球场,为F1提供了最独特的景观。

FormulaFans F1赛道介绍+模拟飞行圈(2019录制)

本站使用的是1991年迈凯伦MP4/6赛车,塞纳驾驶着这辆赛车获得了职业生涯第三个世界冠军,也帮助迈凯伦车队从1988年连续四年获得了车手总冠军及车队总冠军,本田RA121E V12引擎带来了良好的动力。

轮胎和比赛策略

与美国大奖赛一样,墨西哥大奖赛在缺席一年后重回F1赛历。倍耐力为本周末的比赛准备了中间三款轮胎:硬胎C2、中性胎C3和软胎C4。这与2019年的选择相同,当时的比赛时间稍早一些(10月25-27日);比2018年硬了一档,因为注意到当时C5轮胎对于墨西哥这条赛道过于激进了。

尽管与两周前为COTA赛道指定的轮胎相同,但罗德里格斯兄弟赛道的特性却大相径庭,高低落差更加平缓,第一计时段为高速长直道,后两个计时段紧凑而曲折。因此特别强调刹车与制动,而牵引力/动力也是一个关键因素。中间三款轮胎的宽容度和适应性使其非常适合墨西哥城赛道的特定需求。

赛道海拔示意(往年赛历图)

罗德里格斯兄弟赛道的海拔约2285米,是全年赛历中的最高海拔(超过第二名一千多米)。这意味着空气非常稀薄,因此尽管赛车会采用高下压力设置以试图产生足够的空气动力学抓地力来通过弯道,但实际上对下压力的影响与低海拔地区相比要弱许多,这会导致赛车容易打滑。

2019年比赛的前三名都采用了一停(中+硬)的策略(硬胎在场上坚持很久),法拉利的勒克莱尔以两停获得P4(中性胎跑了两个stint)。由于颗粒化现象严重,C4软胎没有被广泛使用。今年缩短了练习赛的时间,因此为软胎起步的车手提供了两停完成比赛的轮胎保障。此外,了解和掌握中性胎与软胎之间的性能差距将会是排位赛的关键。

与多数赛道一样,在过去的几年中除F1周末,赛道没有被太多的利用。因此,周末一开始车手将面临非常“光滑”的赛道表面,然后情况会持续改善。墨西哥城每年这个时候的天气也是不可预测的,好在本周末看似比较稳定。

周末天气

从目前的天气预报来看,周末三天都是晴好天气,下午的最高气温达到30摄氏度,考虑到高海拔地区空气稀薄,这对于轮胎管理和赛车散热将会是不小的考验。

比赛时间

一练:11月6日 周六 01:30-02:30

二练:11月6日 周六 05:00-06:00

三练:11月7日 周日 01:00-02:00

排位:11月7日 周日 04:00-05:00

正赛:11月8日 周一 03:00-05:00

标签: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精华推荐

Copyright © 2010-2015 Thfirst.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08011811号-1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