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网球 >

2018世界杯:一位最不受爱戴的网球巨星

网球 时间:2019-08-09 14:31来源:竞报体育整理编辑:竞报体育我来说两句

【导读】2018世界杯:一位最不受爱戴的网球巨星 作为一名擅长思考的运动员,夺得温网冠军后,德约科维奇摇身一变,化身为学者。 在赛后的新闻发布厅上,他把赢球的秘诀归纳总结为一个单词: transmutate。 但在字典上,你并不能查到transmutate这个词,与它最相似的tr

2018世界杯:一位最不受爱戴的网球巨星


作为一名擅长思考的运动员,夺得温网冠军后,德约科维奇摇身一变,化身为学者。在赛后的新闻发布厅上,他把赢球的秘诀归纳总结为一个单词:transmutate。但在字典上,你并不能查到transmutate这个词,与它最相似的transmute的意思为:彻底改变,尤其指变成更好的境界。

塞尔维亚人的用意是什么呢?这要从温网决赛的现场观众讲起。面对享受着全球主场待遇的赛会八冠王费德勒,每一位隔网相对的球员都不禁会在心里捏一把汗,世界第一小德也不例外。当时,大部分现场观众都站在费德勒这一边,到比赛后期,观众甚至会为塞尔维亚人出现的失误和双误鼓掌欢呼。

“在当时你只想试着忽略掉那些声音,这是相当困难的。”32岁的世界第一赛后说道,“我喜欢用transmutate的方式忽略它们。当人群在喊’Roger’的时候,我会想象成是’Novak’。这听上去很蠢,但我就是这样做的,我试图说服自己(人们在为我欢呼)。

因此,塞尔维亚人应该是把transmute,和另一个单词meditate“冥想”融合为一体。在冥想中使自己得到突破、彻底改变,这就是他应对温布尔顿观众一面倒地支持费德勒的办法。在这场五个小时的近乎疯狂、富有戏剧张力和难以预料的决赛中,塞尔维亚人成为了最后的赢家。

赛前,德约科维奇在脑海中无数次地排练了这场决赛,设想了各种可能的剧本。他一向是运用冥想,进行“赛前脑海排练”的忠实拥趸者。塞尔维亚人从孩童时期就开始练习这个习惯,第一任教练Jelena Gencic鼓励他,在听古典音乐时想象自己在场上击球。柴可夫斯基的1812 Overture是他的最爱,Gencic告诉他,如果他在比赛中感到沮丧失落,就回忆那些音乐,这样能感觉自己变得强大一些。

当时德约只有12岁,在炮火连天的战区,他不停搬离着训练场地,但Gencic让他手里攥着一个小奖杯,让他对自己说:“我是诺瓦克·德约科维奇,我是温网冠军。

在场上,德约科维奇总是微笑着,但内心深处,不能得到大多数观众球迷的喜爱和支持,一定深深刺痛着这位16座大满贯冠军得主。“你当然会希望绝大多数观众会站在你这一边,这会给你动力和力量。当你得不到支持时,你必须找到属于自己的支持。

在那场史诗级别的决赛中,德约很少显露出自己的情绪。一次发生在决胜盘,塞尔维亚人平淡地用拍子敲打了主裁椅旁边的场边麦克风,而这让他收获了不少嘘声;另一次,在第三盘抢七中,赢下一个23拍的回合后,他激动地握拳庆祝。

有时候,过于沉静和缄口不言,是德约科维奇状态表现突然下滑的原因之一。为什么他会这么克制呢?在半决赛对阵阿古特时,拿下温网历史上最长的多拍(45拍)后,塞尔维亚人用手指着耳朵,向观众们索要更多欢呼声。之后他加足火力,暴风骤雨般地拿下了后两盘。但在保守的传统人士眼中,这只是多了一个批评他的理由。

事实上,这种不是一次两次向现场观众索要支持的做法,可能会使很多人不悦。在团队运动中,这类行为司空见惯。但在很多人眼里,更为优雅、礼貌的网球是不一样的,这种渴望得到支持的情绪是不被允许的。

德约的同行克耶高斯曾在五月份对此评价:“我感觉,他对被喜欢有一种强烈的迷恋和上瘾,”这位自以为是的澳洲小子说道,“他想成为罗杰,我就是不能忍受他。那一整套的赛后庆祝动作实在太尴尬了。”在网络上,塞尔维亚人的那套动作被网友们描述为“扔炸弹”。“如果我战胜了他,我一定会在他面前做这套动作,那肯定很好笑。

标签: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精华推荐

Copyright © 2010-2015 Thfirst.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08011811号-1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