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网球 >

费德勒的谢幕表演为何选择拉沃尔杯?

网球 时间:2022-09-23 09:49来源:竞报体育整理编辑:竞报体育我来说两句

【导读】费德勒的谢幕表演为何选择拉沃尔杯? 24年职业生涯,1500余场单打比赛、103个职业单打冠军头衔、20次大满贯冠军、ATP史上第二长共计310周位于男单世界第一周数、1.3亿美元总奖金收入,还有多年稳坐网球运动员收入榜榜首的吸金能力。 罗杰费德勒以其古典优雅的

费德勒的谢幕表演为何选择拉沃尔杯? 

24年职业生涯,1500余场单打比赛、103个职业单打冠军头衔、20次大满贯冠军、ATP史上第二长共计310周位于男单世界第一周数、1.3亿美元总奖金收入,还有多年稳坐网球运动员收入榜榜首的吸金能力。
 
罗杰·费德勒以其古典优雅的球风,娴熟老练的技巧,风度翩翩、沉稳儒雅的个人魅力成为世界网坛的绝对天王,他用其光辉的职业生涯履历和多项伟大的数据,诠释着传奇的含义。
 
但传奇,也将迎来自己的落幕时刻。费德勒在上周发布的退役信和告别视频中为众人标记了重点,“下周在伦敦举行的拉沃尔杯,将是我最后一次参加ATP赛事。未来我会继续打网球,只是不会再打大满贯和巡回赛了。”
 
 
 
如费德勒这样在漫长职业生涯里收获过众多荣誉的知名运动员,他们素来会非常认真地对待生涯最后一战的赛事选择。更多情况下,他们会选择在自己家乡或具有特殊含义和情感的地方谢幕。
 
天王费德勒做出将自己最后一战选定在本周末于伦敦O2球馆举行的拉沃尔杯上,并不是巧合,这既是费德勒基于自己身体状况的考虑,更是因为这项赛事对他而言有着特别重要的意义。
 
这里不禁有人会问,拉沃尔杯到底是一项什么样的网球赛事?它又为何能被费德勒选中,成为天王职业生涯的谢幕表演?
 
01.
 
拉沃尔是谁?
 
提到拉沃尔杯,就不得不提及澳大利亚传奇网球运动员罗德·拉沃尔。相信熟悉网球运动的人,对于罗德·拉沃尔这个名字一定不会感到陌生,这位现年84岁的老爷子几乎出现在所有已经被整理出来的网坛记录簿上,尤其是大满贯记录。
 
 
 
作为网球史上最伟大的球员,史上唯二的全满贯得主,唯一的年度全满贯得主,罗德·拉沃尔在网球公开年代与非公开年代都有着非常出色的表现。
 
11座大满贯单打冠军(以1968年为界,非公开赛年代6个,公开赛年代5个),其中包括3个澳网冠军、2个法网冠军、4个温网冠军以及2个美网冠军。同时,罗德·拉沃尔还拿到了8个大满贯双打冠军。
 
除此之外,罗德·拉沃尔一生都在击败强大的对手,创造一个接一个的奇迹。1968年,他在温网一路击败阿瑟·阿什、罗切夺冠,成为网球公开年代第一位温网冠军;1969年,32站比赛18站冠军,年度总战绩106胜16负;从1964年到1970年连续七年占据世界第一宝座;1970年,赢得14项赛事冠军,并在与主要对手罗斯威尔和纽康比的竞争中,保持不败。
 
当然,在进入2006年男子网球黄金时代之后,罗德·拉沃尔的地位越来越凸显,几乎每一次重要比赛,现场都会有老爷子的身影出现,而他如今的身份与地位早已变成"网坛教父"。
 
 
 
也正因如此,罗德·拉沃尔在澳大利亚网坛,乃至世界网坛都备受尊敬。早在2000年,澳网举办地墨尔本公园中心球场就启用了以罗德·拉沃尔命名的球馆名称。同理,拉沃尔杯的命名也是出于对这位传奇球手的致敬。
 
02.
 
何为拉沃尔杯?
 
相对于四大满贯、ATP巡回赛和戴维斯杯等网球比赛,拉沃尔杯是一项非常年轻且独特的赛事。本周末在伦敦O2竞技场所举办的是其创立七年来的第五届赛事,而它在2019年也才刚刚被转正,计入ATP世界巡回赛的范畴。
 
 
 
被称作拉沃尔杯,但赛事的创立者和发起人并不是罗德·拉沃尔,而是另一位网坛传奇,罗杰·费德勒。
 
2016年,费德勒的经纪公司TEAM8、巴西前网球运动员,现著名商人豪尔赫·保罗·莱曼、澳大利亚网协和劳力士公司,共同发起创立了拉沃尔杯。而创立这项赛事最初的灵感来源于费德勒受到高尔夫"莱德杯"的启发,因此坊间也称拉沃尔杯为“网球界的莱德杯”。
 
和莱德杯类似,拉沃尔杯实际上是一项非常商业且带有表演性质的6人制团体赛。从2017年至今的每届赛事,基本固定为由比约·博格领衔的“欧洲队”与约翰·麦肯罗率领的“世界队”,进行为期3-4天的分庭对垒。
 
在往届赛事中,两队均会采用"4+2"的选人制度,即各队队长首先按照男单世界排名选出欧洲及欧洲以外大洲,分别排名前四的男子选手;其次,再由队长钦点2名人气较高球员,来组成最终各队的完整阵容。
 
 
 
和传统ATP赛事不同,拉沃尔杯更加注重娱乐与商业,秉承向钱看齐。这项赛事自2017年起,就吸引着全球众多赞助商的垂涎,而球员从中也能获取到价格不菲的奖金。
 
除劳力士是赛事的创始合伙人以外,拉沃尔杯还拥有瑞士信贷银行和梅赛德斯奔驰两家全球独家赞助商,以及UPS快递、万豪酒店、酩悦香槟、ON昂跑、优衣库、海德、耶夫勒咖啡等全球独家供应商。
 
有了赞助商,赛事也不怕自己没有ATP积分和ATP奖金,他们可以自给自足。据了解,球员参加拉沃尔杯所获奖金数额会比传统赛事更为丰厚,比赛获胜一方的每位成员将获得25万美元奖金,落败一方每人也有至少12.5万美元的奖金收入。而球星们利用一个周末去参加拉沃尔杯,既轻松又挣钱,无异于天上掉馅饼。
 
此外,拉沃尔杯还有丰富的周边活动,为顶级球星们提供了更多的捞金机会。有外媒报道,首届拉沃尔杯,费德勒、纳达尔等人均从拉沃尔杯中赚到数百万美元。甚至,美国新人网球运动员蒂亚福就曾为了奖金和曝光,不惜放弃公开赛和正赛积分,来参加拉沃尔杯。
 
 
 
费德勒的个人价值与魅力、密集正赛赛程中的一次放松机会,以及赛事提供的高额奖金,都是吸引众球星同意加盟拉沃尔杯的原因。
 
从赛事发展角度来讲,网球的确需要这么一项高水平的团体赛事来提振关注度与新鲜感。拉沃尔杯凭借其在全球范围内的强大号召力,第一年便吸引到包括纳达尔、小兹维列夫、蒂姆等一众名将。而后的每一届拉沃尔杯都有固定或非固定球星加入,正是有这些人气与地位颇高的球员参与,加上众多传奇球星自愿为其站台造势,因此它的创立即为巅峰,得到了全球范围内的广泛关注。
 
我们说网球赛事需要革新,而拉沃尔杯就用一种独特的方式打破了人们对传统网球的认知。它具有诱惑力的收入,给年轻球员充分学习大师打球的机会,以及活久见的各种配对比赛与全明星阵容,都让拉沃尔杯在众多网球比赛中脱颖而出,2019年它也正式进入ATP赛程表,获得一张网坛认可的身份证。
 
 
 
高水平球员会为赛事带来更高的关注度吗?我想答案是肯定的。
 
一般而言,像大满贯或ATP这样的赛事,球员更多是为了个人任务去进行比赛,又或是为了年度积分排名进行比赛,就算众星云集,但其专业程度高,比赛更讲求技战术打法,因此只能吸引到寥寥的网球爱好者和专业人士关注,它未必会使更多人冲动消费,也未必能让利益相关者尝到更多甜头。
 
而一项全明星全程参与,且可以在零压力的环境中进行对垒博弈的赛事,再者是一项变着花样用球星合体、球星配对、球星组合等方式制造噱头的赛事,是没有理由不令人疯狂的。而如此的球星效应也势必会为赛事带来更高的关注度,许多利益相关者也会在这样的赛事中受益,这和NBA每年举办的全明星周末是一个道理。
 
现在的拉沃尔杯,每到一座城市,就像是这座城市的狂欢。据媒体报道,2018年芝加哥拉沃尔杯四天的开放时间,迎来超过72000名球迷。其中,超过20000名粉丝同拉沃尔杯奖杯合影、约17000人次踏入临时搭建的黑色室内训练场观看球星训练、更有累计超过3500名儿童在拉沃尔杯球迷体验区玩耍。
 
而今年的拉沃尔杯更是看点重重,欧洲队一方凑齐了费德勒、纳达尔、德约科维奇和穆雷四大真神,这也是四位时代标志时隔五年后再一次齐聚同一赛事中同场竞技,况且他们还将分别合体出战双打比赛,这无疑让更多人对本届拉沃尔杯充满期待。
 
 
 
此外,今年的赛事还被注入了赛事发起人费德勒告别战的意义,而费天王的最后一舞究竟有多大的冲击力,从目前赛事的门票销售情况就能看出。
 
在9月15日费德勒发布退役信告知球迷,本周末的拉沃尔杯将是其最后参加的ATP赛事后,本届拉沃尔杯的单日球票在售卖官网上火速售罄,而在二手票转让网站上,单张VIP门票的价格甚至已被炒至50万美元。
 
可想而知,本届赛事的现场一定座无虚席,球市也只会有过之而无不及。
 
03.
 
费德勒退役,
 
拉沃尔杯未来的
 
影响力和号召力就此削弱?
 
网球是一项个人属性很强的运动,而费德勒主导、众球星加盟的拉沃尔杯必定是当今最大的明星赛事之一。但如今人们提到拉沃尔杯,也必定会提及发起者费德勒的名字,其个人IP早已和赛事IP牢牢捆绑在一起。
 
 
 
就拿赛事赞助来说,今年拉沃尔杯十余个赞助商和供应商名单中,几乎到达半数的赞助商品牌是费德勒的亲系。其中,劳力士、梅赛德斯奔驰和瑞士信贷银行均与费德勒有着超过十年的合作,而劳力士也是2016年拉沃尔杯起家之时的发起者之一,瑞信银行斥巨资赞助拉沃尔杯时,也无疑考量了天王的个人影响力与职业生涯持续时间。
 
不过,这些品牌愿意赞助拉沃尔杯,与和费德勒在长期合作中产生的良好化学反应脱不了关系,尤其是劳力士。这家瑞士钟表品牌依靠“瑞士本土天王”费德勒的20座大满贯奖杯,极大地提升了自己的品牌影响力与知名度,而本土品牌与本土球星的组合,也令费德勒与劳力士之间的合作成为了业界佳话。
 
此外,像优衣库、ON昂跑等这些拉沃尔杯服饰和球鞋的供应商,实则也都是费德勒的个人拥簇。2018年优衣库斥巨资选中费德勒,看中的是其在网球界的名气与地位、费德勒的个人形象与品牌调性的匹配度,以及费德勒自身拥有的极高商业价值与辨识度。双方4年多的合作拥有着超高契合度,且又如此融洽,因此优衣库能成为费德勒所发起的拉沃尔杯赞助商,也就不足为奇。
 
ON昂跑更是与费德勒有着及其亲密的关系,早在2019年11月,费德勒就正式成为ON昂跑品牌股东,拥有着品牌股东+代言人的双重身份。
 
 
 
虽然拉沃尔杯自2019年被纳入ATP赛事后,有了更为健康的发展环境与更大的发展空间,赛事运营组织方面也趋于成熟,并且在全球网球爱好者们心中确立了地位,他们目前也正享受着拉沃尔杯的魅力与活力,似乎赛事正朝完美的方向前进,但这一切仍然有一个巨大的前提,就像费德勒身上所背的那些赞助一样,话都是在费德勒还未退役之前所讲。
 
我们说,一旦费德勒在本周日的拉沃尔杯赛事后正式退役,那费德勒在24年职业生涯所积攒凝聚的个人价值会不会因此逐渐减弱。另外,这项年轻的拉沃尔杯赛事,又会不会因费德勒淡出网坛回归生活,而变得从众星云集到平平无奇,从万人瞩目到无人问津。
 
 
当然,除了费德勒退役一事,有可能会对赛事未来发展蒙上阴影以外,拉沃尔杯的横空出世也并不是受所有赛事的欢迎,尤其是中国的网球赛事。此前安德森、蒂亚福退出2018年成都公开赛就是最明显的结果。而拉沃尔杯对中国赛季还有更多隐形影响,球星连续作战对于赛程的安排也是中网近年来阵容暗淡的重要原因。
 
不过,说拉沃尔杯能彻底影响中网赛程安排或人员配置,以致影响赛事的关注度,在我们看来有些过于夸张,且这两年疫情变成所有线下赛事的公敌后,拉沃尔杯对中网的影响其实也变得不值一提。
 
但众所周知,网球职业赛事体系已经非常完备,每一项赛事的添加与减少,都需要经过国际网联、ATP高层的反复讨论与时间的验证,半路杀出来的拉沃尔杯的确具有明星特质,但到底是昙花一现,还是保持长青,以现在的时间点看,我们还不足以预见。
 
 
 
拉沃尔杯,这项网球领域的全明星赛,在5年时间里给球迷带去了太多美好的记忆,更何况今年的赛事还有万众期待、活久见的费纳双打,以及费德勒的退役仪式。相信伦敦O2竞技场会为天王的职业生涯画上圆满的句号。
 
而至于赛事的未来发展如何,上周四费德勒在其退役信中也给出隐含的答案,“我要对网球运动说:我爱你,但我永远不会离你而去。

标签: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精华推荐

Copyright © 2010-2015 Thfirst.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08011811号-1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