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中国足球 > 国足 >

拿前任国足主帅说事不地道

国足 时间:2022-08-05 20:12来源:竞报体育整理编辑:竞报体育我来说两句

【导读】拿前任国足主帅说事不地道 今天(8月5日)下午,中超联赛第二阶段的序幕正式拉开,后天晚上梅州客家将主场迎战武汉长江队,但后者却面临弃赛的尴尬。当天有媒体曝料,因为欠薪被处罚,今年注册的球员第二阶段有可能无法参赛,武汉长江队将无法凑齐球员。 最新

拿前任国足主帅说事不地道

今天(8月5日)下午,中超联赛第二阶段的序幕正式拉开,后天晚上梅州客家将主场迎战武汉长江队,但后者却面临弃赛的尴尬。当天有媒体曝料,因为欠薪被处罚,今年注册的球员第二阶段有可能无法参赛,武汉长江队将“无法凑齐球员”。
 
 
 
最新消息,“中国足协与湖北省体育局目前都在找卓尔老总做工作,希望能尽快确定武汉长江(俱乐部)的未来”。该报道称,武汉长江俱乐部的经营压力“空前巨大,而东家卓尔集团已经无力承担任何费用”。在最大限度节约运营的情况下,俱乐部的许多工作事实上都处于停滞状态。
 
此间有评论认为,武汉长江俱乐部之所以出现今天的状况,主要责任是前任国足主帅。
 
这个得到相当一部分网友支持的观点表示,前任国足主帅在担任武汉长江(前卓尔)主教练、总经理、体育总监期间的年薪高达3000万元,其助理教练的年薪也都在300万,是他们“吃空”了武汉长江队。再加上传统说中的前任国足主帅“遥控指挥”俱乐部的用人和引援工作,外籍主帅何塞的排兵布阵甚至要“隔空”打电话向其请示,以及大手笔签约自己经纪公司的球员等等。不但“坑惨”了卓尔,也让投资人心灰意冷。
 
这个说法,与今年4月24日著名马姓记者发表的《足协暂缓三家俱乐部禁令有原因,有些方案不便公开》一文中涉及武汉长江俱乐部的内容有些关联。该文称,“武汉长江足球俱乐部涉及的也是去年的两桩(欠薪)旧案,包括球员与教练员关于欠薪事宜的裁决以及与国内另一家俱乐部之间的转会裁决”。当时武汉长江俱乐部明确向中国足协承诺,将于今年7月31日前支付完全部欠款。如果无法按照承诺兑现,接受中国足协的“任何处罚”。包括3项主要内容:一是原处罚期内注册的新球员(注:本赛季新引进的球员)将被禁止继续参加比赛;二是恢复执行中国足协的处罚决定;三是接受中国足协更严厉的纪律处罚,包括联赛扣分等。
 
但是,因此就“怪罪”前任国足主帅,个人认为有点不地道,甚至不客观。
 
2017年11月16日,武汉长江俱乐部(时称武汉卓尔)正式任命俱乐部总经理兼体育总监的前国足主帅担任主教练。2020年2月,有媒体报道,前任国足主帅已经卸任卓尔队主帅职务。
 
 
 
 
 
 
 
 
 
也就是说,前任国足主帅在武汉长江俱乐部任职只有3年时间,即便年薪3000万,总薪酬也不到1个亿。再加上几名助理教练(其中个别人陆续加盟),大概也就1.5亿左右,没顶不到2个亿。而就是这1.5亿或者2个亿,直到去年、甚至今年7月31日为止还没有支付完,以至坊间传说前任国足主帅一纸诉状投到足协,后者才“恢复”处罚,于是出现本文开头提到的“无法凑齐参赛球员”。
 
堂堂一家大集团,能因为不到2个亿而出现“压力空前巨大”、“无力承担(俱乐部的)任何费用”吗?很显然,这不合常理。
 
那么,什么样的解释才“合乎常理”,或者说,武汉长江俱乐部因球员不足而面临第12轮比赛弃权(还有人认为不排除就此退出中超)的风险呢?
 
当然是没钱了,欠薪了。但个人认为,这只是一个方面的原因——尽管这个原因最为重要。另一个原因,与俱乐部名称中性化有极大的关系。在目前的大环境之下,一年拿出几个亿投资足球,却没有获得任何广告效应,在疫情之下,作为私营企业的投资人很难做到,也很难理解。
 
 
 
 
 
 
 
 
还有一个原因,自从前年江苏俱乐部停运后,青岛黄海、重庆两江竞技也步其后尘。眼下,广州队、广州城、河北队、甚至包括申花等都在艰难度日。很难说,哪天不会还有某支球队宣布退出。
 
很多人都寄希望于“股改”,事实上,把所有希望寄托在股改之上是一种“押宝”。从目前来看,所谓股改,不过是国资占大头。而一旦合作双方就历史债务无法达成一致,股改基本上要泡汤。即便股改都成功,未来的中超俱乐部清一色都是国资为主,对足球的发展是利是弊现在恐怕也很难下结论。但一个残酷的事情就是,现在如果没有国资入股,大部分欠薪的中超俱乐部可能更是度日如年。
 
2020年12月18日,中国足协发布了《中国足球协会关于进一步推进足球改革发展的若干措施》,其中明确指出,“到2023年,中超联赛扩大到18支参赛队,中甲联赛扩大到20支参赛队,中乙联赛扩大到30支参赛队左右”。但中超扩军到18支球队,提前一年于2022赛季就完成了。
 
现在看来,除了进一步推动、落实《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中超确实已经具备扩大参赛球队的基本条件外,个人认为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中国足协或许已经非常清楚中超俱乐部的生存状况,并因此预见到或许会有部分俱乐部停止运营的可能。
 
 
 
 
 
 
 
 
 
简单说,中超提前一年扩军,可能是一场“洗牌”:淘汰长期欠薪并且无力偿还的俱乐部。在扩军的同时,避免因此导致只有少数不欠薪俱乐部的尴尬——事实上,截止2021赛季结束,不欠薪的中超俱乐部据说只有上海海港、山东泰山、嵩山龙门和长春亚泰4家。
 
8月4日晚,恒大集团官方发布公告,与受让方签订解除协议,据此解除原合同并由本集团退还广州恒大足球场地块土地使用权,从而获得55.2亿出让金退库款进账。但据媒体报道称,这笔钱一分也不会投入足球,年内还是维持传说中的1500万足球投资。
 
其他的,广州城,股改受阻于2亿元债务分歧;河北队,虽然7月30日的俱乐部一线队会议上总经理李君做出了“集团肯定不会放弃足球事业”的“承诺”,但谁也不知道最终的结果会是什么。存在同样困难的,或许还有上海申花……
 
从这个意义而言,武汉长江队只是率先“爆雷”而已,中超的困难或许还没正式进入“高潮”。到赛季结束,中超究竟还剩下多少支球队,现在谁也不敢打包票。而这一点,足协领导早就预见到、甚至“看”到了——这,就是2022赛季中超扩军的良心用心。

标签: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精华推荐

Copyright © 2010-2015 Thfirst.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08011811号-1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统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