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综合体育 > 跑步 >

中日马拉松竞技水平的思考

跑步 时间:2022-01-14 09:26来源:竞报体育整理编辑:竞报体育我来说两句

【导读】中日马拉松竞技水平的思考 1月11日,破风破茧搜狐跑者大会暨跑步产业高峰论坛在北京隆重召开。20余位各界大咖共聚搜狐跑者大会,共同回顾昨日,期待明日。 大会期间,重力動App和教育机构创始人蔡英元,热火全媒体董事长董宝青,首都媒体跑团创始人兼领队汪涌

中日马拉松竞技水平的思考 

1月11日,破风·破茧——搜狐跑者大会暨跑步产业高峰论坛在北京隆重召开。20余位各界大咖共聚搜狐跑者大会,共同回顾昨日,期待明日。

大会期间,重力動App和教育机构创始人蔡英元,热火全媒体董事长董宝青,首都媒体跑团创始人兼领队汪涌,中国铁人三项领军人党琦,世界马拉松大满贯六星跑者张羽参与了“破风——竞技成绩的提升和突破”圆桌论坛。

【如何看待近两年中国精英运动员在国内外竞技舞台上的成绩提升?】

张羽表示,首先是疫情的原因导致过去一年外籍选手的参赛率下降,本土选手之间的竞争更加激烈,因此国内精英选手的成绩均有了提高。其次,张羽称,作为一名普通大众跑者,他认为国内运动装备品牌的飞速发展对于成绩提升也起到了一定作用。

党琦认为,疫情原因导致赛事减少,选手的备赛周期拉长,运动员的准备也因此更加充分,其次,大家对于赛事更加渴望,因此更会沉下心去解决一些更加细节的问题。

汪涌介绍,从2008年北京奥运会以后,中国全民健身氛围的兴起,引起了国内马拉松产业的井喷式发展,在这种环境下,国内体育运动品牌随之提升,帮助国内马拉松产业逐渐形成一个良性循环,让国内的老中青三代运动员都得到了良好的发展。汪涌还表示,东京奥运会的延迟对于选手成绩提升也起到了一定影响。

董宝青认为,虽然中国马拉松人口巨大,中国精英运动员的成绩在近年来也有了进步,但与世界顶尖水平相比依然具有差距。他对比了中日两国马拉松的竞技水平,董宝青认为,我国选手要跑出好成绩,一是要走出去,提高参加世界级大赛的频率,二是要引进来,引入国际优秀的赛事设计,培养更多有潜力的年轻选手。

蔡英元认为,“破风”意味着中国跑步的运动在复兴,这个过程用六个字来说,就是“急不得,添把火”。“急不得”指的是,中国度过了从贫穷到富裕的阶段,接下来就是强大的发展阶段,这个过程里面就伴随着中国的跑者从五百万,到一千万,甚至到更多,从现在最好的成绩2小时7、8分,未来每年提高几十秒,这是合乎逻辑的一个存在,在专业的训练系统下,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年轻的一辈未来或许可以达到205、203。“添把火”就是每个人聚沙成塔贡献一点力量,这样跑步的文化也好,运动的健康的精神也好,就很快能够波及到更多的那些生活已经可以参与运动的国人身上了。

 

 

 

 

【对比邻国日本的成绩,中国马拉松有哪些可以借鉴之处?】

张羽认为,首先中国的跑团可以和附近的院校做一些联合跑步活动,带着更多的孩子去认识跑步,让更年轻的孩子喜欢跑步,让孩子们看到这些叔叔阿姨能达到什么样的一个效果,等他到这个年龄的时候能达到什么样的一个生活方式。其次,虽然日本的跑步文化历史比较悠久,但同样作为黄种人,他们能做到的,我们一样可以做到。

党琦则从两个方面进行了分析,首先,他认为日本社会对于跑步运动员的关注度和认可度比较高,对大众起到了正面的积极影响。其次,他表示在日本,即使是小学的体育课上,也会有专业的田径队和教练带孩子们做训练和指导,而我国在这方面有所欠缺,所以他希望未来,我国的小朋友们也可以从小接受专业的跑步技术训练和指导。而对比日本众多的高校跑步比赛,党琦认为,如果国内高校举办类似的跑步联赛,一定也会对中国的体育事业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

汪涌则认为,虽然日本选手在马拉松赛场上的表现很震撼,但他觉得,在健康中国的理念下,我们国家也正在形成一个合力,跑步运动和健康中国正在塑造中国人,新时代中华体育精神正在形成,无论是国家层面还是社会共识方面,各方面的共识正在逐渐达成,因此在合力的作用下,未来是值得期待的。汪涌介绍,对于国内校园来说,今年北大新生入学仪式为5公里跑,体育也是清华大学的灵魂之一,未来需要一个第三方,将各种资源整合起来,去规范化这些赛事。

董宝青表示,如果未来可以发展马拉松进校园的活动,让马拉松大满贯的跑团带领学校的孩子们一起跑步,帮助缺乏体育资源的农村学校发展跑步运动,那么,中国马拉松的未来是会越来越好的。像北大和清华这些学校,体育传统是存在的,但是如何去回归到真正的比赛层面上去,是需要改进的。

蔡英元介绍,日本长跑比赛中的“驿传”概念其实是从中国汉字中借鉴的,而我们国家,经历了从贫穷到富裕,现在也有各领域的领军人物在推广跑步文化的发展,有更多的人参与到跑步的公益活动中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每个人聚沙成塔贡献一点力量,未来,跑步文化和运动健康的精神一定可以波及到更多的国人身上。

【如何看待大众选手成绩提升】

张羽认为,无论是从专业的跑团训练课表,还是从运动补给和装备来说,国内的跑步环境都越来越好了,因此对于每一个大众跑者来说,提升成绩都是有可能的。但同时,作为大众选手,他更希望提醒自己跑步的初心是什么,就是开心的、没有负担的去跑步,让跑步真正成为自己生命的一部分,这样才可以更长久的跑下去,而不是一味地追求成绩甚至对健康造成危害。

党琦对张羽的观点表示认同,他认为,随着时代的发展,到现在发展的趋势就是越来越多的精英人群大范围进入到跑步这个行列,这个人群的特点是,有较强的目标感、学习能力和学习方法,各方面都做得比较好。因此大众选手的成绩提升和大家的认知是有很大关系的。首先非常清晰自己的目标是什么,然后针对这个目标,制定解决方法, 请教练或者跟跑团练,方法是有很多的,最终产生一个非常好的结果。

汪涌认为,在运动基因被激活后,中国的跑者也越来越多元化发展。除了精英选手外,还有一部分在民间的隐藏高手,另外还有占绝大部分的大众选手,对于这个群体来说,跑步的初心就是和谐,身心和谐,家庭和跑步和谐,事业跟爱好和谐,总体找到和谐发展,无伤跑到80岁,跑到90岁,然后跑步给你带来不放弃,大众坚韧,还有你跟同伴、赛道的和谐,跑步可以给你带来无穷的快乐,能够感受到四季的变化,气温给你带来身体的变化。这可能是跑步最大的一个初心。另外,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事是,经过这十年的快速发展以后,即便没有疫情,马拉松也会进入到盘整期,我们为什么要跑,为什么要办赛,最终也要想,我们是为了什么,还是我真正的想让我这个城市的百姓充满健康的生活方式,跑者是什么样的方式,我觉得也是进入一个盘整期。

董宝青认为,对于大众选手来说,跑步最重要是改变人的生活方式。他说:”2021年我们跑团的最后一场比赛,在江西大余,有个农民从来没有跑出过大山,2016、2017年的时候我给他们一些名额,他们第一次从江西坐火车跑到厦门参加马拉松,看到原来跑步是可以这样子的,还有在湖南张家界种橘子的农民,人家说你那个农民不干正事,天天就是跑步,他一个人觉得跑得很孤独,前两年结果他们家乡开始有一个马拉松赛事,结果马拉松赛事举办的第二年,那里农民开始成群结队的开始跑步了,我觉得这种变化是对生活方式的一种改变,所以我们这个跑团以后还是坚持要走大众跑团的路子,只要大家跟我们跑起来,都可以加入我们的跑团。我们希望他们改变。“

蔡英元表示,我国有十几亿同胞,不知道自己跑步潜力的还有很多。另外中国人的一个特点就是吃苦耐劳。所以,精神上的这种力量会让大众跑者未来涌现出更多的破三的,甚至破230,这样让专业塔尖运动员更多,离真正的塔尖运动员更近一点。此外,跑步是个考验专项能力的运动,针对中国下一代运动员们进行合适的训练方法,也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如何看待中国跑团、俱乐部的职业化发展?】

张羽以“龙缘铁人俱乐部”作为例子,他称:“龙缘的伙伴们,按照耐克NRC的模式又重新做了跑步训练,做了几年以后,耐克找他们合作了,我觉得这就是一个非常厉害的,我是非常佩服这件事,而且他们一直也做青少年跑步的推广,是完全免费的,其实用了这几年时间,他们做了一个很强大的基础,他们会更专业,也是陪伴他们一起成长。现在我觉得慢慢他们会有商业的需求,并不是他们想商业化,可能他们自然而然就商业化了,因为他们更专业了,他们在这个领域里就是非常专业的一些人。你现在让一个跑团去做龙缘铁人的这些事,可能他们做不了,但是他们经过这几年的,就当作是做慈善了还是怎么样,真正把自己的能力积累到比较高的水平,他们现在就可以接类似商业的活动,这个就是可以借鉴的一个基础。”

党琦表示:俱乐部的跑团特别多,不可能大家都一样每个俱乐部有自己的发展方向或者理念,这都特别正常。最主要就是能够坚持自己的理念,并一直发扬光大,我觉得就是一个挺好的事。最重要的是我是希望各个俱乐部或者跑团都肩负起来这种责任感,比如说,有些新手加入进来,咱们就别先着急带他们猛跑,看今天大家都跑这么多,你来也尽量跟。先别说这样的话,然后了解到这些人的基本的一些情况,比如他的想法或者目标,然后再针对性的给他一些指导或者帮助。因为很多年前有很多新人参加跑步,有受伤的情况,我看到很多这样的案例,那会儿感觉大家一味的去热血,就是这种感觉,但是都跑的很多,你也加油,这是很积极正向的一个引导,但是有的时候换到他身上可能不太合适,有点拔苗助长的感觉。所以,我觉得或是应该更体系化、更专业化,给所有的不同层次的会员朋友们一些不同的指导,包括他们想要什么样的赛事,作为俱乐部的负责人,或者是教练,要有针对性的各一些建议,给出一些合理的训练计划,然后去指导,然后帮助他去完成这个赛事,这样他才能有喜悦感,俱乐部也有成就感。

身为跑团创始人和领队,汪涌认为,跑团是中国马拉松事业发展当中的一个必然产物,也是一个新生事物,从十万跑者,到一百万,到五百万,到一千万,那么庞大的数字一定是需要志同道合的人,跑团是大势所趋,但是它也会细分化。中国会出现很多的,在原有的各省、市的系统下面情况下的一些跟市场挂钩很密切的精英跑者的跑团,就是接近于职业跑团,或者职业跑团俱乐部,包括田协也在疫情之前策划了职业跑团的联赛等等,这是一个最顶级的队伍。但是,下面还有有无数自发的、完全是民间的跑团因兴趣爱好而组建的,这些跑团的组建我觉得有几个原则必须要遵守。

第一,必须符合国家的法律法规,如果扩展到一定规模,从三五个人,十个人左右,扩充到一百人,或者一千人,我觉得在民政,或者工商一定要符合相对的人数比较接近庞大的这样一个群体活动,必须要符合国家的法律法规去进行运作,或者民政部门注册,或者在当地的体育总会注册备案,一定要这样,因为没有这些会带来很多的隐患。

第二,对跑步和马拉松心存敬畏,因为跑团里的跑者,如果是一般的群众自发形成的跑团有多元的,也有跑得快的,也有跑得慢的,有一个月跑300公里的,也有一个月可能50公里、80公里的。所以,一定是一个宽容和包容的。所以,这个时候对跑步一定要心存敬畏,因为跑步还是存在很多的,有一点极限,或者接近极限运动的可能性在里边,因为出现意外的情况非常多。所以,在这样的情况下,心存敬畏,一定是循序渐进,最好跑团里面也接受中国相关的安全急救的培训,也就是这个队伍里面的多元化,有人接受一些急救的培训,紧急情况可以处置。

第三,千万别扰民,如果在马路上看到很多人在机动车道,或者人行道跑的时候,如果在人流稀少的时候还可以理解,在交通高峰的时候看见一个跑者出现的时候,他全副武装的,着装很整齐的过来的时候,假设我在下面,会不会引起反感。如果无数跑者都这样出现在城市里面,我觉得会让更多人反感这些跑者跑团,一个人还可以理解,十个人,二十个人,来拉着旗子,打着口号,会适得其反。所以,要遵守这些公序良俗。

另外,跑团里面同样还需要志存高远,就是健康、快乐、包容、公益,这是特别好的。最重要还是要做符合国家法律法规,在这个范围之内进行发展。但是,跑团是新鲜事物,向我们跑团被评为全国群众体育先进集体,首都媒体跑团就是一个公益跑团,像首都警察跑团,首都医师跑团,我们这样的跑团公益是第一位,而且我们的定位是公益是第一位的,所以也要清晰的定义这个跑团的性质,如果是约跑,就约跑的原则来定义,如果市场目标也有需求,未来确实有商业化的可能,一定要到工商或者相关部门注册备案,所以要有可持续发展。但是,非常好的是我们现在已经有了多元化的跑团的各种层级的探索都出来了,我觉得未来可能是,包括我的老家贵州也在做一些顶尖的跑团,我觉得希望顶尖选手做的跑团能够向职业选手俱乐部转化,他们能够引领顶尖选手,丰富优秀人才,然后他们又承接一部分对我们全民健身的新年,甚至承载一些对跑步教练的提升,传帮带的作用,未来空间特别大。比如党琦带着我跑,我带着他跑,良性循环。

董宝青:我的跑团也是公益跑团,我的公益跑团有个矛盾,有的时候没有品牌关注你,怎么存在下去?可能现在国内这种跑团也很多了,有两三万个跑团,有的跑团今年有,明年没有了,我们跑团也有十年的历史了,前前后后跟我们合作的品牌也很多,我觉得公益跑团经营得好也是可以商业化的,但是怎么商业化?职业跑团可能更容易引起大家的关注。所以,我也希望品牌更加关注大众跑团,其实我这个观点跟小白说的观点是一致的,我们跑团这些年也跟不少品牌合作过,我们也是宝马中国的官方合作伙伴,后来也跟北京汽车合作过。但我觉得,我们跟他们合作的效果评估起来,品牌觉得我们的群众性基础会更好。因为有时候大众影响力,哪怕北京很有名的跑团,比如他点赞,比不过我的人多,有时候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所以,有时候我这个品牌也要转变一些观点。像汪老师这样的公益跑团肯定是不缺少品牌的支持的,但是我们来讲,我的跑团太大了,几千人,要品牌来关注和支持也是难度比较大。但是,有时候我觉得其实我们对品牌的推广也是有优势的,也不是说完全没有优势。比如我们跟宝马合作,跟宝马合作了大概三年,我的团队里面买了很多宝马汽车。当然宝马强调跑步也是一项运动,结果很多人为了参加一个跑团买一辆宝马车,很多人认为参加我们跑团买宝马车有折扣,其实没有折扣,确实对销售是有帮助的。我觉得大众跑团也是品牌值得关注的对象。

蔡英元认为:“各大跑团虽然天差地别,但所有跑团的共性首先是对跑步运动的热爱,创始人也需要非常专业、非常科学、非常公益的来组织活动,这样跑团的凝聚力才会越来越强,影响力越来越大。如果有运动品牌愿意来找合作,那也是水到渠成的,成立跑团赚钱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要反过来问问自己,你是不是足够理解和热爱跑步。

标签:
分享到:
我来说两句
精华推荐

Copyright © 2010-2015 Thfirst.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 京ICP备08011811号-1 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统计